一只w梦君

我因为爱你,所以常常想跟你道歉。我的爱沉重、污浊,里面带有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比如悲伤、忧愁、自怜、绝望,我的心又这样脆弱不堪。自己总被这些负面情绪打败,好像在一个沼泽里越挣扎越下沉。而我爱你,就是想把你也拖进来,却希望你救我。

【鬼莱】千千万万首诗予你

闻止北:

#献给夕雾方糖太太的师生pa#


#雨雾英伦的文艺爱情#


#一发完结,甜#






1.


       “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的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


        “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凯莉就这么半深情半高傲的咏叹,咏叹着献给莱娜最讽刺的诗。脚尖旋而落地滑出优雅的谢幕,眼神从足弓一直缠绵到自己的指尖。


        别的芭蕾舞者谢幕,天鹅垂颈般捏了裙摆羞涩低头。凯莉只是一贯的高傲着仰着头,和莱娜四目相对,看她古井无波的雪白双眼。


       莱娜发自真心的赞叹着给她鼓掌,“你当之无愧是学院里芭蕾课的首席。”



       凯莉耸肩,她很难以言语激怒她的好友。她看着莱娜静静的坐在角落垫着硬皮书写着什么,羽毛笔在羊皮纸上矜持又愉悦的跳动。


       莱娜总是这样自顾自的书写东西。


       凯莉冷笑着蔑视她的温顺,爱情如锁链一般拴住了心甘情愿的绵羊,可也没有给她最好的牧草。


       莱娜和鬼狐——鬼狐,她们的文学老师,虚伪又自私的“二流货色”。凯莉经常如歌剧一般一波三折的手捧心口感叹,要怎样才能让磅礴大雨中的路人远离燃烧着箭毒木的壁炉?


       “你知道我爱他的——你知道,”莱娜摇摇头蘸着羽毛笔,“他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莱娜比旁的英国少女多了七分保守,也有着少女总会有的三分莎士比亚式的诗意。她十七年做过最“出格”的事就是将自己写的诗不填任何地址扔进学校的信桶,学着身边叽叽喳喳的同学等着自己的有缘人。


        时间太久,融化印章的小匙和酒精灯在她书桌下落了灰。


        她在日记下写:“我的生命像是残缺不全——只是执着,却没有方向。”


        “只是一厢情愿的起航,却没有能为之付出的灯塔。”





2.



       英国是一个从来不被阳光所青睐的国度,莱娜一个人在芭蕾舞教室感受难得的晴天。光柱旋转着显出空气中跳跃的灰尘,教室门被礼貌的敲了三下,莱娜惊讶的回头,白发的选修文学老师推开了门,第一次和她见面。


        他是叫鬼狐天冲,学院里好人缘的老师。




       鬼狐指节下捏着一封信,信封上是莱娜当初慌慌张张印下的印泥,凹凸不平的青涩。



       于是莱娜慢慢的睁大眼。


       她看着鬼狐的白色发丝,看着鬼狐的鎏金色的瞳色,看着鬼狐的唇边的温柔的笑,看的很认真,穿越时间穿越空间的破碎的记忆恍惚着重叠。


        像是少了什么生死厮杀,又多了什么岁月静好。


       鬼狐把信放回她手里,她手心沁出了薄汗。他慢慢的复述莱娜信里的内容,温柔又玩味,“好女孩得到一个好字,坏女孩却能得到全世界。”


        “莱娜小姐,您或许比他人想的更要……叛逆,和渴望着不安定。这倒是和我很相像了,机会总和风险并存。”



        莱娜什么都没听进去,她死死的看着鬼狐,固执的结结巴巴的说:“老师您,您像齿轮。”


       鬼狐笑着沉默不语表示疑问,微微歪着头。


       莱娜扯着鬼狐衣服的袖口,他的袖扣是璀璨的红宝石、和镶嵌着黑曜石的双色。


       莱娜过一会儿又坚定的摇头,“不,我是您的齿轮。”


        莱娜又若有所悟的笑出来,笑的青涩又自然,“我是您的齿轮。”


       他们在这个世界终于得以互相填补,开始转动。


        鬼狐微微弯下腰,伸手邀请莱娜一支舞——他像是渴求了很久的干涸泉源终于被心满意足的填满。这很奇妙,从看见信上的第一个字开始他就心下了然。


       命中注定他孤僻又独傲的另一半灵魂要匀给这个黑红发的学生。


     没有音乐,没有正规的场地,第一次见面的人被邀请跳一支舞,就在这个阳光倾泻而下的舞室。


       鬼狐眼里闪动着成年人的从容狡黠,“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莱娜手伸出与鬼狐十指相扣,低声着感叹:“那些听不到音乐的人认为跳舞的人疯了……*”


       鬼狐带着少女翩翩起舞,他比莱娜高太多,引导着她自由的旋转,裙摆蝴蝶般翻飞。他在莱娜耳边如诗如歌的感慨,“那就让他们认为吧……”




       “这音乐只配你和我听到。”





3.



      【……综上所述,尼采是一个浪漫主义者。他自诩为太阳,一心的准备自我奉献。】


       【ps,您喜欢上次情人节我做的巧克力吗……鬼狐老师?】


        莱娜的文学史论文总是比别人多上两英尺,结尾的ps浩浩荡荡的就占了许多,和鬼狐互相回复诗歌和其它甜蜜的心照不宣。


        她抱着书本等在文学教室外,站桩一样看着紧闭着的木门,有学生经过嘲笑她单相思鬼狐老师的傻乎乎的行为,她执着着把流言碎语屏蔽在听觉范围之外。


        鬼狐布置完论文出来,教案就被少女掂着脚尖熟练自然的接过。他表情柔和下来,“下次可以直接去我办公室等,我不想让别人孤立你。”


        鬼狐身为受欢迎的老师,和学生陷入爱恋最多被别人赞叹一句有一颗罗曼蒂克的心。可莱娜背着舆论陪他前行,也一言不发着去踏那些荆棘。



        莱娜走在鬼狐后面半步的位置,低着头拨弄教案上的流苏,“他们听不到音乐*,老师。”


       鬼狐伸出手包住莱娜小一号的软绵绵的手,放慢脚步笑着看着她:“我看了你的作业,巧克力的确很好吃——它在我那里甚至活不到第二天。”


       莱娜红着脸抬头,仰慕着看着鬼狐清秀温润的侧脸。


       她不懂为什么凯莉说鬼狐不爱她,她的老师眼中的爱意浓郁又毫无保留的全予了自己。这让她最近开始有些烦躁和不自信。


        她在课上默默追逐鬼狐传授知识的灵动眼神,四目偶尔相对却让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像是互相寻找了许久却又近乡情怯,青涩着躲躲闪闪,内心却为对方相同的反应窃笑许久。


        鬼狐倒是迅速镇定下来,甚至还调笑着莱娜,在当天她的论文不着边际的批了一句话:


        【博尔赫斯,《What can I hold you w
ith》】






         莱娜当即抱着被批改的论文冲去了图书馆。


         少女柔嫩的指尖在一册册的书脊上抚过,像抚摸她那位总是拐弯抹角诉说爱意的恋人。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伦敦的雨还在一直下,雨滴落在大理石的地上、开出只有天空才能看见的水花。
      



        莱娜冒着雨冲出去,穿过举着伞的慌乱人群,穿过空白漫长的教学楼,艰难的喘着气敲开了鬼狐老师的门。雨水顺着她湿透的头发滴在地上。


        鬼狐一开门第一反应就脱下外套裹住莱娜,只穿着薄薄的白衬衫慌乱的把莱娜带进办公室的壁炉烤火。


       莱娜懵懵懂懂的听着她的老师温柔的责备,她现在内心纷杂着诉说着爱和感动,于是她突然就哭了出来。长时间对于彼此感情所有的自扰和困惑的细腻感情被对方轻而易举的看穿。


       并给了她回复。




        莱娜哑着嗓子为鬼狐重复了一遍被找到的那一句诗,“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 “我用什么留住你?”


      —— “我给你一个背信弃义之人的一片忠心。”








4.


       ——【……综上所述,我现在认为尼采是一个绝对自我的悲观主义者。他自诩为太阳给他人带去光和热,却不去想生长在黑暗处的青苔是否需要。】


        【ps,鬼狐老师,圣诞节快乐。】




        ——【亲爱的莱娜,你的思想总是会带给我新的惊喜,我为能教导出这样优秀的学生感到衷心的愉悦。】


        【可如果我是尼采,亲爱的莱娜,我必定会命令你走出黑暗接受我,即使你被我的阳光炙烤,留下伤口。】




         ——【那简直再好不过了,鬼狐老师,我是唯一一个被太阳钟情的人。】


       【只有离太阳最近的人,才会有心甘情愿留下的伤疤。】







5.


       莱娜已经足足五个小时没有找鬼狐了。


       凯莉都快崩溃了,她扯着莱娜的胳膊把她扔出宿舍。“亲爱的伊丽莎白.班内特,你为什么不去找你的达西先生、好好沟通一下你们的傲慢与偏见*?”


        莱娜委屈的扁着嘴。


       “鬼狐老师昨天给我的论文……批了个不及格。”


       凯莉吃惊的表情像是莱娜下一秒就变成了一只喷火龙。


      “你就因为这个——我的上帝——天啊——”


       凯莉摆摆手,抬着下巴气得像歌剧的夜后一样提着裙摆迅速远离。


       今天是圣诞节,学院里隐隐的总是浪漫奢靡的气息。底蕴悠长的伦敦学府在今天全是年轻的活泼气息,情侣们光明正大拉着手走来走去。




       莱娜对着一株槲寄生发呆。


       她哈着白气,看着飘飞而下的雪花。一条还沾染着体温的围巾被围在她身上,莱娜自然而然回头抱住鬼狐,角度一如既往的准确。


        她的老师笑着祝福她,“圣诞节快乐,我的莱娜。”


       莱娜眨眨眼,“鬼狐老师,我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我梦见我们参加了一个比赛……我还是跟随在您身边,陪您在比赛里颠簸。只是我很抱歉,我没有在这个梦里陪您走到最后。”


       鬼狐抱紧她,轻吻着她落满雪的发丝:“梦里的我不一定爱你。”




        他们在槲寄生下拥抱,然后顺其自然的接吻。老师和学生,爱与被爱。


       莱娜说着曾经第一次见面鬼狐的话,只是他们已经成了恋人:“每一个不曾与你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鬼狐故意调侃她,“可是生命短暂,你我不能总是起舞。”



       莱娜鼓着小脸认真的思考,鬼狐在她耳边笑着轻轻说了一句什么,于是她笑着扑上了她的老师,他们笑闹着,像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彼此相伴、渐行渐远。




       ——“可是你在我的心上,不停歇的起舞。”


     

评论

热度(560)

  1. 一只w梦君闻止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