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w梦君

我因为爱你,所以常常想跟你道歉。我的爱沉重、污浊,里面带有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比如悲伤、忧愁、自怜、绝望,我的心又这样脆弱不堪。自己总被这些负面情绪打败,好像在一个沼泽里越挣扎越下沉。而我爱你,就是想把你也拖进来,却希望你救我。

【鬼莱】为什么乌鸦会像写字台(下)

闻止北:

#爱丽丝pa,短篇一发完结#


#和其它短篇都有联动#


#是关于莱娜的复杂感情,放飞自我#








4.


        莱娜觉得腿都在打颤,被鬼狐不动声色的一路带着离开了红皇后的宫殿。


        宫殿的门关上前,莱娜不由自主的回头,红皇后冷漠的倚着王座死死的看着鬼狐的背影,抿着她大红的薄唇。裙纱在她身后铺展像炽烈的一把火。


        鬼狐捏捏莱娜的手指,轻声的问她在看什么。


        莱娜不知道该怎么和鬼狐形容——她平淡无奇的人生被莽撞的推入一个童话仙境,红皇后是自己也不是自己,且爱着一个从不相识的人。



       ——“我不可能是红皇后,因为我不爱您。”


       ——“你当然不爱我,因为在你的这个维度空间我不存在。”


        鬼狐打个响指,橱窗后的八音盒突兀的出现在他的手里。盒子上白发的小丑还在拥着少女起舞,不知疲惫的响着爱之歌。


       鬼狐把莱娜曾经一直默默注视的八音盒轻柔的放在她手里,“有时候我们会是职场并肩的爱人,有时候我们会是彼此依恋的师生,有时候我们甚至会经历末世。”



        莱娜伸出指尖去触碰小丑,小丑发出嘶哑悲伤的尖叫叹息——八音盒像破碎分离的镜花水月一样分崩离析。


        她慌乱的去捡,摔断了腿的少女渗出人类的鲜血,在莱娜的手里为小丑的死痛哭流涕。


        她现在觉得鬼狐这才流露出些真实的爱与悲伤,捡起一个鎏金色的齿轮慢慢的和她说:


        “可大部分空间里我们都不会相识,或者是我亲手蛊惑着你拥抱死亡,或者是你将仇恨的刀插入我的身体。”


        “在这个空白的仙境里你我一遍一遍的经历这些……所有经历过的东西又组成了这个荒诞的仙境,童真又血腥。你能相信吗,有一个房间甚至填满了你我所有的惨不忍睹的尸体。”


        莱娜呼吸都几近艰难的听着鬼狐绝望过度便平静的声音。仙境依旧斑斓美好,甚至有一只蝴蝶洒着光辉的鳞粉落在她肩上,温暖又明亮。


        只有鬼狐的身边像是永远笼罩着一层黑白,被囚禁在无法救赎的悲伤里。他手一翻,象征疯帽子的礼帽和象征红心骑士的勋章在他左右手分别执着,“我们都在崩溃……我还能凭借理智镇静,可你总是更善良更无法接受的一个。”


       “我亲手分割了你,红皇后和白皇后。”







5.



       他们不发一言的走到了白皇后的宫殿。



        白色宫殿比起红皇后的要小巧精致许多,而白皇后本人就亲自站在外面迎接他们的来到,纯美又优雅的接受了鬼狐的吻手礼。


        她欢快的笑着眨眨眼,白色的睫毛蝶般灵动扑闪,赞叹着戳戳莱娜的脸。“这就是传说中的莱娜小姐了吗,果然黑红发的我也很可爱呢。”


        白皇后甚至把莱娜举起来转了个圈圈,喜欢极了莱娜的雪白眼睛——她本人是红色的,而红皇后瞳色反而是雪白。白皇后对莱娜“一见钟情”,不顾鬼狐笑着的抱怨,带着莱娜逛遍了城堡的每一处景色。


        她甚至热情的亲自为莱娜做了一条朴素淡雅的蓝色衣裙,天真活泼的为莱娜拍着手欢呼。


        白皇后像是永远停不下来,跳跃旋转着在城堡里舞动,歌唱着美好的一花一草,爱着城堡里的所有人,赞美莱娜的可爱的微笑。莱娜默默的跟在她身后,然后在一个大厅不忍直视的看着白皇后撞上了拐角处的鬼狐,鬼狐捂着狐耳吃痛的倒抽冷气。


        白皇后夸张又真心的和鬼狐道歉,鬼狐早已经习惯了对方永远对所有事物保持热爱的性格,爱怜的揉了揉她的发旋。与其说是习惯,倒不如说是纵容。


       莱娜看着白皇后与她如出一辙的脸,默默的想白皇后也爱着鬼狐吗。


        不由自主的她就问出了声,然后得到了白皇后银铃般的轻笑:“当然爱啊,我亲爱的。我的每一片灵魂都在诉说我对他的热枕,我愿为他付出所有,当然我也深爱着自己和这世界。”



        【“那我能为你们——或者说为自己,做些什么呢?”】


       莱娜也想帮所有人脱出这个无尽的轮回,可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



        白皇后装作一副蹙眉沉思的样子,直到把莱娜看的惶恐不安才噗嗤一声笑着开口:“那你陪我跳支舞吧——有人曾和我说过,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鬼狐在旁边抱臂看着,一下子就笑了出声。阳光衬着他的五官柔和又温柔。


        莱娜试探性的环上白皇后的腰,却被对方坚定的把手摁在肩头。白皇后的男步温柔又优雅,轻哼着歌带着懵懂的莱娜在这个大厅旋转,白色和蓝色的裙摆交错飞扬。


       白皇后的白色卷发逐渐变得透明,或者说是她整个人都开始变得透明。午后的光线将大厅地面的彩色琉璃反射出七彩的光。


        此刻的白皇后是沉浸在爱情里最美丽的少女,她在莱娜耳边小声又满足的呢喃:


        “能遇见他是最幸运的事,所以永远不要为了在这份爱情里怀疑你对于他的重要性而踌躇不前。因为你们总是不被他人理解的彼此相爱。”


        ——“我带你看清你自己最深处的内心,你表面和隐藏着的所有善与美好。拨开所有迷茫和自卑的迷雾,你有一份刻入灵魂的爱。”





       “亲爱的我,带鬼狐离开这里吧,他自愿被困在这里太久了。”







6.



        白皇后消逝在了午后的晚风里,鬼狐的帽子应声消散。


        莱娜回过神来,泪水已经满脸都是,鬼狐把她拥进怀里一点一点擦干。她们相识才不过寥寥数天,莱娜真心的为这个明媚的一部分自己感到惋惜。


        她哽咽的问鬼狐,“白皇后难道不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我,都要爱你爱的纯粹吗……她那么好,那么善良。”


       “你就永远陪着白皇后就可以了,你也会很幸福的。”



       鬼狐与她十指相扣,将额头抵在莱娜额间。


      【 “因为我爱的是你的全部,亦善亦恶。我们总是会挣扎着去痛苦,去拥抱,去爱。如童话般的爱情总不适合我们。”】




        鬼狐怪诞的服装总和他本人格格不入,像是生拉硬套的把他拉进了这个荒诞悲哀的舞台剧。莱娜想,他本人应该是更低调,更优雅,更从容的人吧。


       她抖着嗓音开口,“……带我找红皇后吧。”


       莱娜猛的扯上鬼狐的衣领,在对方惊讶的眼神里吻上了他冰冷的双唇。


        如果你一个人承担了所有轮回的痛苦,我为什么不能亲手将你带出这个泥沼——让你回到阳光前,去和我认认真真的来一场恋爱?







        鬼狐在莱娜记忆里,第一次笑的这么明亮。


        他将象征红心骑士的徽章别在莱娜胸口,轻声说去吧,我的尼采,我的太阳。





        ——莱娜这次独自一人推开红皇后的宫殿大门,却远比上次镇定的多。


        红皇后冷冷的看着她,靠在王座上难堪的挑起一边细眉:“让我看看,无知的小麻雀来对落败的凤凰宣誓主权了,嗯?”


        莱娜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脸也可以相称上极艳的妆容,气质美艳的几近锋利如刀。
      


        红皇后踏着七厘米的细高跟一步一步的走下来,悲戚又决绝的看着莱娜:“鬼狐天冲不会爱上任何人,他自私冷漠,会在你落入丧尸群的时候头也不回。”


       莱娜其实不知道她说的大部分是什么,但还是任由红皇后愤怒的在她面前陈述,喃喃的回答她:“我知道。”


       ——“他利益至上,他永远爱事业多于爱你,会任由你在职场沉浮打拼。”


      “我知道。”


     ——“你迷茫自卑的时候,他永远不会屈尊降贵的开口说一声我爱你,你一心付出的时候,他永远受用的理所当然。”


        “我知道。”


        红皇后说到最后,崩溃痛哭像个得不到玩具的孩子,眼泪晕染了她精致的妆:“所以你,莱娜,不应该恨他吗,不应该狠狠的报复他吗?”


        莱娜微微抬头看着红皇后——拜她的七厘米高跟鞋所赐,即使莱娜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笃定那一定是七厘米。


         她学着鬼狐笨拙的揉上红皇后的柔软红色发旋,对着一部分的自己艰难的组织语言。


       【“可也正因为这样——你才会爱着这样的他呀。”】


        莱娜下意识说完,她觉得现在手无寸铁的自己能轻而易举就击溃歇斯底里的红皇后。可她不想这样,她把胸口的红心骑士徽章摘下来,别在红皇后胸口,对方凶狠的表情一下子怔然下来。


        ——“如果我不痛苦,不矛盾,不挣扎,那也就不是我了。所以鬼狐一定也爱着你,不逊于白皇后,因为你实际上痴迷的是他最无情理智的一面。”


        莱娜说完,觉得有点出戏,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红皇后就是她,她不忍心看着这个不完整的自己痛苦而毫不自知。


       “因为你们总是那么的彼此相爱。”



       ——因为我们总是那么的彼此相爱。





        莱娜再推开红皇后的宫殿门,仙境已经逐渐的开始分崩离析,鬼狐站在门口,一如当初迎接她一样笑的从容。


        她张开双臂抱上鬼狐,然后如同分别已久的爱人一样沉溺于这个吻。


       唇齿相依间鬼狐笑着轻声问莱娜,“说吧,红皇后一定给我留了什么话——那样的你总是炽烈的表示爱意。”



      莱娜眨眨眼。


     “她说——或许可以说是我说。”





     【“我爱上您,真是不胜荣幸。”】

评论

热度(744)

  1. 一只w梦君闻止北 转载了此文字